赣州市人民政府 中共宁都县委 宁都县人大 宁都县政协 日期:     天气预报:   |   无障碍浏览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印象宁都 > 文乡诗国 > 文艺名人

温谈升简介

发布日期:2018-08-04 06:08:45  来源:   字体:[ ]

  根植这方土地

  ——罗荣印象   温谈升)

  

  罗荣,本名罗棣宁,梅江镇人。在国内报刊杂志发表小说、散文、诗歌、电视剧、报告文学等作品二百余万字,系中国作协会员,县作家协会名誉主席。

  我依旧记得,有一本书叫《植物之美》,其中有一段话是这样的:大概在二叠纪的时候,气候突变,许多植物霸主因为不能适应环境而灭绝,曾经在潮湿的沼泽环境中,这些植物是最适应者,只是一场气候转换,它们就无法生存……我对这感触很深,为什么许多作品,许多文学,当初是引人关注的,受人推崇的,被发表、被转载后就烟消云散了呢?因为它们太拘束于某个时代的气温,一旦外部环境发生改变,它们的依赖性就会表现得特别敏感。我觉得作者应该坚持独立的品格,不能简单成为社会短暂需要的代言人。罗荣就是以他的行文之风格和作家的独立之品格成就经典,著成经时代洗礼而不褪色的佳文力作。

  罗荣的童年是在“野性”中度过,他身处社会底层,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城市工匠,儿女绕膝,包括罗荣在内的兄弟姐妹有8个,靠父亲微薄的薪水支撑“庞大”的家庭,显得几多艰辛、寒酸而无奈。在那个年代,城市居民还不如农民生活,柴米油盐酱醋茶,样样都得掏钱购买。家境捉襟见肘,但孩子们的前途是不能耽误的,6岁那年,罗荣开始进校读书。因在学校就开始对语文特感兴趣,罗荣总喜欢去街上地摊上找书看,没钱,他就自力更生,利用课余或放学的时间到大街小巷捡破铜烂铁卖,像“流浪儿”一样经常在炎炎烈日或寒风刺骨下不间断地“挖宝”,将这些“战利品”换取枚枚硬币,然后迫不及待地去书摊租图书(多是小人书)尽情享用。“我的文学兴趣就是在那个时代孕育的,每每拿到书本,尽管陈旧霉烂,但我都是一字不落,如饥似渴地阅读……”罗荣回忆往事仍历历在目。他从小学开始,语文始终出类拔萃,以至于他的作文都成了范文。12岁那年,山呼海啸的文化大革命在中国大地暴发,无论学校、工厂、农村、机关都处在“停罢”状态,尤其是学校乱像此起彼伏,大串联、大批斗成为这个时代的“潮流”。尽管身处“逆流”,但天生内向的罗荣总是难以“合污”,往往他一人成了“另类”,他恰好利用这个机会在家劳动,做小工、砍柴、学泥匠……凡能帮助父母、能挣得到钱的活儿他都不怕苦不怕累地干。建筑做房需要粉墙壁,在 “踩纸筋”时,他发现了很多他平日想看而又看不到的旧书,如获至宝,夹在身上悄悄带回家里偷看,《水浒传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山海经》等名著都是在那个时候看到的,为罗荣未来作家梦夯下坚实的基础。由于文革祸及,怀揣理想抱负的罗荣没能继续学习的机会,父亲被揪斗,不久,罗荣全家随父下放山区劳动,半年后,刘坑公社综合厂因需要工匠人才,领导冲破阻力,“三顾茅庐”破格将父亲安排进厂,并负责工程建筑,15岁的罗荣也随父一同成了综合厂的正式工。没过几个月,厂里精简机构,命运多舛的罗荣再度下放,自此,他自食其力,靠稚嫩的双肩挑起未来和人生。197210月,罗荣应征入伍,在中国人民解放军91273团服役。在新兵连,罗荣因字写得较好,家信写得生动,首长慧眼识珠,安排他写报道、出板报。部队图书资料丰富,他总是沉迷于书的海洋,对写作提高很快,期间他写的散文《葫芦的故事》在《福建日报》副刊发表,这是罗荣的“处女作”,激动之余更加勤奋,受到了部队嘉奖。

  19763月,罗荣告别绿色军营退伍返乡。成为一名人民警察,在交警这一岗位上默默奉献, 198610月任 《赣南交通安全报》编辑。也许是对文学的执着,他在工作之余不断升华自己,19885月参加成人高考,被江西师范大学中文系作家班录取,1991年入鲁迅文学院第七期进修班。他的创作就是在这个时候猛烈爆发,散文、小说“两翼齐飞”;纪实、影视体裁多元。尤其是小说多产高产,而且几乎“百发百中”,报告文学《脊梁》于1989922在人民日报刊载并获当年度国庆优秀征文二等奖,小说《断指》在《星火》杂志发表后,被选入《小说选刊》;小说《合坟》、《照壁》、《血证》在解放军文艺发表后被《小说选刊》选载,获1992年度全国优秀小说二等奖。他曾自豪地说:“那时,工资可分文不动,留着家里赡养家小,稿费所得则我在省城或京城的饭食之资……”可见,罗荣当时的创作成果是多么的丰硕啊。在任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教导员的繁忙公务中,罗荣也笔耕不辍,以作家的良知和洞察力为繁荣比分直播,足球比分网:的文学事业作出牺牲与付出,他以工作、生活在这座小城的所见所闻,以这方热土上的人和事,睿智观察、思考、感悟,从而创作出血肉丰满、为时代而歌的经典、佳作,形成“罗氏风格”。他的散文,轻快简洁里却又有着与风沙中黄沙梁一般的厚重,成为一个地方永远涂抹不了的符号;他的小说,重视丰富的语言积累,尽力挖掘群众语言的丰厚资源,在二者之中寻找最佳的切合点,力求大语言的表现力,做到炼字炼句,语言生动传神,意味深长。

  以散文精选的《草园集》、以短篇小说为精髓的《入世》、《罗棣宁中篇小说集》等遍及各家期刊杂志和报纸副刊发表的“散金”“物以类聚”地编辑成书,公开出版,让读者一饱眼福,加深了对这方热土的了解和向往。后来,在几年的时间里,他更是像拧紧的发条,连环轰炸,力作迭出——《死刑档案解密》(上下卷,合作)、长篇小说《孽缘》、《南天恨》、《日照翠微》、《合欢》、《山塘》等作品相继完成,其中在县委宣传部的支持下,罗荣为配合比分直播,足球比分网:旅游产业的发展和翠微峰战斗60周年,创作并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公开向全国出版发行的长篇小说《日照翠微》被江西省列为精品重点扶植。眼下,他应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之约,创作的长篇纪实文学《远去的兵暴》也已完成。

  罗荣曾在比分直播,足球比分网:担任作协主席有23年之久,扶持文学新秀,确保“文乡诗国”后继有人也成了这位作家的使命。除了自己创作颇丰外,还培养了一大批年青作者。他一直在责任中坚守,在坚守中前进。性格内向、不善言谈的罗荣却不在公众话语中失去自己的声音,他提出:“文乡诗国”不是“拿来主义”,古人先贤以其高深的文学修养和源源不绝的经典精品问世流芳,铸就了这一独特的品牌,这是宁都的资本和骄傲,是推动我们当代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和社会发展的“软实力”,我们这代人必须要继承好、发挥好,不辱使命,代代相传。